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银行招聘 > 正文内容

海岩:本意没想说琼瑶丑 一字没写我仍是作家

发布日期:2022-06-20 20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海岩新剧《金耳环》继在沈阳影视频道开播之后,江苏卫视等几家卫视频道也相继登场。根据海岩的长篇小说《河流如血》改编的这部作品,虽然延续了海岩剧人物性格细腻深入的风格,却一改以往爱情悬疑的题材,而把视角聚集在亲情领域。

  该剧播出之后,围绕该剧的评论在网上网下蔓延,有观众认为今年的海岩作品如《舞者》和这部《金耳环》,很难再创海岩剧的辉煌,高产的海岩是否已经开始走下坡路?

  昨日,本报记者就一些敏感热点话题,与海岩进行了一番畅快深入的交流,坦率的海岩不但不回避外界的质疑,而且也不吝惜剖析海岩剧所面临的困惑和现状,他说:“无论媒体和观众如何品评,但我保证自己的写作是认真的,而且未来也会根据市场的需求调整自己写作的方向。”

  相比几年前《永不瞑目》和《玉观音》所创作的收视奇迹,如今的《舞者》和正在播出的《金耳环》似乎逊色许多,对此海岩表示自己早有预见:“因为今年的两部作品从题材上来说就不是那种特别抓人眼球的东西,也没有一个很具悬念性的主线贯穿其间,所以我早就把这两部定义为‘小众戏’,不能取得很高的收视率在我的预期之中。”

  作为一个成熟的剧作家,海岩也分析了如今“海岩剧风光不再”的深层次原因:“一方面是现在观众的成分发生了变化,过去守在电视机前看海岩剧的主流观众青年人,可能都改为看碟或从网络下载了,这样势必会削减相当一部分收视率;另外和当年所有电视台同时播放《玉观音》和《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爱人》那种盛况相比,现在国家广电总局新出台的‘一个电视剧不能同时在3个以上上星频道播出’的规定,大大地影响了电视剧的收视覆盖面。”海岩说,他认为海岩剧的收视率也许是下降了,但影响力绝对没有减弱:“看到网络上下铺天盖地对海岩剧的关注和讨论,就足以证明这一点。”

  在《金耳环》播出之前的发布会上,海岩就公开表示“这部剧因为‘小众’不会火”,这种低姿态的表述是否是海岩推销新剧的一种策略?听到记者的这番话,海岩在电话那端笑了:“大家都认为海岩是处心积虑的人,其实说实话我还真没那么有心眼,我只是喜欢实话实说。”海岩说,《金耳环》的题材和内容就决定了该剧的悬念性不够强,都是日常生活的琐碎,“观众们需要耐着性子看,剧的节奏很慢,而且还是乡愁的情绪夹杂在其中,观众看不下去很正常。”

  对于早已谙熟商业化和市场操作的商人作家海岩来说,写畅销题材对他来说可能是游刃有余的,但海岩并没有按照这样的套路来创作。既然早知不火,为什么海岩还要写这样的作品?海岩打了一个有趣的比方:“吃惯了鱼翅的人,也总得喝点棒子面粥吧?就拿你来说,也许在其他岗位工作能挣更多的钱,但为什么没有选择?因为我们工作是需要乐趣的,对我来说尤其如此,如果我写这样的剧本有更多的乐趣,从中体验到创作的快乐,可能我就不一定非得写能引发高收视率的。”

  至于“剧作质量好坏”的争议,海岩很坚定地表示:“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,质量是没有固定的标准的,因此我并不认为收视率不好的作品,质量也是差的,这两者之间并不能画上等号。”

  尽管海岩坚定地认为收视率不影响自己的创作大方向,但他依然愿意在适度的范围之内为了市场而妥协:“我没有必

  要非得和市场拧着劲干,我也会适度进行调整。”正因如此,海岩下一部作品把视角对准了报社记者,和一位记者身份的写作者正在筹划合作一部新作。“海岩写记者是因为和记者打交道多吗?”听到这个问题,海岩连忙否认:“我比较熟悉的是文化娱乐记者,但这次要写的是社会记者,透过他们的视角看社会百态和人生万象,而不是演艺圈的是是非非。”

  头上顶着畅销书和热剧作家的头衔,海岩也不回避自己的软肋:“虽然《金婚》、《士兵突击》和《闯关东》这样的电视剧很火,但可能我并不擅长写生活剧、部队戏或年代戏,那么我也就不会蛮干,那样的话我自己也会觉得别扭。”海岩说,他也在研究现在电视机前主流观众群体的喜好:“比如家庭妇女喜欢什么?关心什么?如果切合她们的审美趣味,可能电视剧写起来会更讨巧一些,我也愿意做这方面的尝试。”

  海岩的《舞者》启用了自己的儿子侣皓吉吉出演男一号,一时间“海岩要力捧爱子当岩男郎”的消息沸沸扬扬。如今侣皓吉吉未见走红,却身陷流言飞语的漩涡当中。昨日当记者问海岩接下来还会继续让儿子在娱乐圈里打拼吗?率直的海岩就像一个普通的父亲,说出了掏心窝子的话:“他是一个心理素质特别差的人,常常患得患失,如果听到人夸,就坚定地要继续当演员;如果听到批评,就会垂头丧气,这样的性格实在不太适合在这个圈里发展。”那是因为顶着父亲的光环压力大吗?“绝对不是,因为我对他从来没有要求,只求顺其自然就好。”

  海岩透露,他常常告诫儿子要谨言慎行,最好别回应各种争议和评论:“但他总是忍不住,所以就常常失言,惹来一些麻烦,比如公开整容一事就是因为他的抗压性差。”海岩更告诉记者他常常拿自己举例子教育儿子:“我就算是会说话的人了吧?还常常被媒体误读呢!别说他这样不够精明甚至有点儿傻的年轻小伙子了。”

  说到“海岩埋汰琼瑶”事件,海岩一五一十和记者还原了当时的实情:“我被记者问为什么不像刘震云一样在自己的戏里客串一个角色,我就说自己写的是纯情小说,但长得一点儿不纯情,所以就算了。然后我又说年轻时特别喜欢看琼瑶小说,想象中以为琼瑶差不多是林青霞那样的长相,结果看了照片发现根本不是。这本来是随便开个玩笑的话,结果第二天媒体大字标题写我说琼瑶丑,这都哪儿跟哪呀?”

  这两天有娱乐新闻称,“海岩透露孙俪满脸长痘”,海岩提及此也是满腔委屈:“我是讲到《舞者》当时想找孙俪拍,但她的经纪公司表示只能给两个月档期,导演说如果这样孙俪每天要拍16个小时的戏才赶得及,孙俪就说那样自己休息不好,就会满脸长痘。这样的采访内容被放在个别报纸上,就成了断章取义的‘孙俪长痘’,我真是被写怕了。”

  今年一整年,海岩因为各种杂事和身体原因,一个字都没有写,但他依然坚守自己的作家身份。尽管总是被迫身陷各种传闻当中,但不误海岩是个畅销书作家,是个备受关注的剧作家,他在采访结束之前很是认真地对记者说:“无论外界如何看待和评论,但我始终坚持做一个认真写作的人,这样也无愧我心。”本报主任记者林娜